Day21:加工区第4天;最后的放松

日期:2021.08.11

地点:富士康Z城加工区


今天终于是团建培训的最后一天。

早上进行了所谓的沙盘国战,打了个底子,熟悉了一下规则,说是以后每个月都会打一次。

并且这个成绩算进最终考核成绩的10%。

有一说一,这个沙盘还是挺好玩的,有点那种策略型攻城略地的桌游内味了。

大致就是每个国家可以点5个不同的属性值,然后在准备阶段可以自由选择加点(随机抽取后用钱购买)、结盟(不限制条件,任何形式都可以)、下战书(攻打其他国家获取钱财,攻打相邻国家胜者可得败者的10银币或一座城池,攻打不相邻国家则是5枚银币)。准备阶段结束后就是导演组按照提交上去的战书顺序依次结算战斗结果,战斗是三局两胜,简单来说就是拼属性点,谁高谁赢,平局则先手赢。

由先手提出拼什么属性,导演组判定谁高谁胜一回合,然后由另一队提出拼什么属性,依次类推。

而先后手则取决于:1.主动进攻某国,且该国没有要进攻进攻国,则进攻国先手。2.如果两国相互进攻,则谁的库存银币多谁先手。

第一轮时由于我们组有着并列第一的银币数,所以随便打了一个国家完美取胜。但第一轮只能攻击一个国家。

第二轮时没有攻击数量限制,我们又攻击了一个看起来很弱的国和上一轮时一直说和我们结盟,他们直接攻打我们,然后他们因为没有钱,所以所有属性点都没点,肯定会输,我们到时候能拿到他们的10银币,我们赢了后退他们一点银币,以求不被其他人拿走所有钱。(因为每轮必须攻打一个国家,以他们的属性点,无论攻打谁都是输),结果我们战书都提交上去了,他们却又反悔了,和另外一个国家结盟了。所以第二轮我们首先就先打他们,因为他们不守信用。

奇怪的是,明明我们是最强的国家之一,居然没人来攻打我们,我们只能看着其他几个国家一直在互相攻击,钱刷的真快,有两个国家(包括我们第二轮打的不守信用的国家)几乎每个国家都打他们,他们已经被打的储备银全赔光了,城池也赔光了,最后结算赔款都只能用属性点来赔偿了。 其实这个游戏挺有意思的,可惜今天只玩了两轮就不玩了,只能等一个月后才继续。

教官还说我们属性点会一一对应这一个月来产线历练的不同方面的表现,表现好的话。到时候会有相应的加成。不得不说,这样挺好的,游戏融入实际工作历练,工作影响游戏数值,游戏结果也影响最后的工作考核。真正的玩中工作,工作中玩。

下午时就很无趣了。

下午就让各个厂长过来把我们领到了各个的厂区。

我们组果然是金加二厂,准确说是策略制造一处的金加二厂。

厂长领回去后也没多说什么,毕竟昨天拜访的时候他也说的差不多了,他只是召集了手下的四个部长过来相互认识了一下,就把我们分给了不同的部长负责。

有个部长问厂长我们不是应该轮岗吗,结果厂长说轮岗不利于我们升迁(因为我们培养计划是至少要升至全技员才算考核合格,有余力的可以尝试冲击升线长),所以决定还是让我们直接定岗干吧,不过总觉得如果定岗的话,似乎也不太容易学到其他制程的整体知识啊,原本的历练培养计划不就是说让我们了解产线的总体制程流程吗?搞不懂。

期间还有个部长挨个问我们的专业,在问到我和郑亚希的专业是材料时,他直呼不行,这个专业太不对口了。

还是厂长高情商,他说,材料怎么不对口了,咱不就是做金属材料的吗,虽然人家是非金属材料,但是和咱的金属材料只差一个字而已嘛!

其实我觉得要说不对口,组长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才是最不对口的吧?我虽然是材料,但是好歹机械的东西或多或少都学习过(有一说一,我也不知道我们材料的为啥要学这么多机械的课程)。

厂长在把我们分配给不同的部长后就走了,又让部长自己带我们去了解。

我很幸运,本来应该是和郑亚希一起去五部还是几部来着,只不过厂长后来说我俩一个班的,还是分开好点,然后就把我换到了三部。

三部的部长在我被分过去后说最好把女生分给他,因为他的部门环境好点,更适合女生,于是夏婷也被换到了三部。

后来部长在给我们介绍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个部主要做检测的?然后他估计想把我们分配到“检包”这个岗位,大概就是用某种仪器看产品是否有质量问题。

怪不得他一直问夏婷视力好不好。

后来听他们说这个活很轻松。

只能说很幸运吧。

部长给我俩说了些很奇怪的话,也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以我的悟性实在是参悟不出来,只知道他说啥在大厂里面得先做人再做事,我们提的意见可能都不会被采纳,也不要气馁之类的。

不过他说,他也不是本地人,他是湖北的,被从深圳抽调过来的。他今年还强制把他在读大三的儿子拉过来做暑假工了。

部长说完又把我们交给了一个不知道是课长还是什么职务的人。

这个主管又让我们简单的填了份个人信息表之后随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几句,就让我们明天八点之前先来这个办公室等他,他带我们去到产线上(因为今天我们的门禁权限还没开,进不去)就没管我们了,让我们自己坐着吧,等下班直接走就行。

于是我们又开始了打混。

一直从三点混到五点下班。

期间还被厂长叫过来一个看起来很老的员工(普通话都不会说,听他说话的听的一知半解,但是估计是很老资格的员工了吧)给我们分配了一个储物柜。

晚上回来时,侯大壮开始了他的拿手好戏,撇逼(吹牛)。

疯狂吐槽他分到的地方有多脏,有多离谱balabala…说的绘声绘色的,我在自己宿舍都听见他的大喊了,过去一看,好家伙,搁这做演讲呢,围了十几个人在他宿舍听他吹牛呢。

图为众人在围观侯大壮演讲:

2.jpg

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