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28:产线第7天;吹牛不犯法吧?

日期:2021.08.20

地点:富士康Z城加工区


今天,终于是有点变化了。

其实昨天我就一直在纠结要不要让线长给我换个工站,我还一直和别人吐槽来着,这个线长真是绝了,愣是让我一个工站干到底。

本来计划今天早上上线前找他说说的,结果早上我刚到车间就开工了,也没来得及找他。

然后,不知是祸还是福。我正在线上累死累活的时候,组长突然过来问我,学会这两个工站了吗?我一脸懵逼,什么两个工站。

后来他解释了一下才知道,原来他说的是我前后的两个工站。按照他的意思,我在这个工站干了这么久,把自己工站的前后工站也学会不过分吧?不然我这么多天都干啥来了?我依旧一脸懵逼,只能弱弱的说前一个工站的内容看这个小姐姐做过好多次,大致知道怎么做,后一个工站是真不知道。

然后他就走了,跑去了新开的那条线,对着和我同一个工站的人说了同样的话,然后开始说一些应该多学习之类的话。反正我总觉得他是在指桑骂槐。

中午休息吃饭的时候,正准备出去呢,就被他拉住了。

然后balabala说了一大堆,反正除了吹嘘自己有多牛逼之外,要点有几个。

一是首先表示了对我的失望,说他等了我这么久,就没见我有主动跑去找他的时候,不说每天汇报学习进度吧,至少有啥问题也应该去找找他问问吧。

我就说嘛,我第一天来的时候看见他一直在盯着我和夏婷,当时我就跟夏婷说他肯定是在等我们去找他,但是当时我们还啥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要干嘛,所以愣是没去找他,就让他在哪儿一直站着看我们呢。

现在看来我当时猜的不错呢。

二是给我说了一下,希望我以后不要每次一下班就拍拍屁股走人,搞的他每次想教我们点什么的时候都找不到人。

三是希望我多学点东西,不要老是跟个普工一样,只知道闷着头干活,结果干的是啥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然后他还当场问了我几个我工站的问题,果然我没有一个答的出来的。

他说希望我能够多学习,把这个车间的所有工站都学一遍,并且还是事无巨细的那种学习方式,包括每个工站的取放料姿势,每个工站有几个拐点(真没听懂拐点是啥意思)之类的细节都要学习到位,他说如果我照他说的这种方式去学习,到时候人资来考核的时候一定能拿到优。

他还说我们不是每周都要被厂长拉去开会嘛,厂长肯定会问你们这周学到了什么,你们的线组长怎么样之类的吧,他不希望我去了什么都答不上来,显得好像什么都没学一样。

四是说了希望我能够明白我自己的定位,公司让我们下产线来历练不是真的叫我们来当普工的,而是培养我们做管理者的,不说线长,按照我们现在的资位,至少也应该是当组长才能匹配的。

所以他希望我多和管理层(线长,组长啥)的沟通,而不是天天和那些普工混在一起。(虽然事实上我是和谁都没有沟通)

五是说希望我能多问,不管是问线长也好,问他也好,作为管理者首先就得学会说。他说其他线长组长啥的,可能文化程度不怎么高,但是他们的经验都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东西。

实话说,经过中午他这么一说,我似乎真的有点啥收获。

毕竟我自己是真的不知道我们产线历练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我们来这里又到底是干嘛的。

每天只是跟个普工一样,到点了来,用同样的动作,做着同样的活,时间到了又一窝蜂的走。 我甚至一度怀疑,我们这个所谓历练究竟有什么意义。

经他这么一说,似乎所谓历练也是给了我们一个平台,给了我们实践的机会,具体怎么去施展,还是得看个人。

施展的好的,肯定能得到非常多的东西,不会施展的,就跟一个普工无异了。

我也非常不辛,本身自己不善沟通,也不喜欢主动找人搭话,结果分配到的线长也是一个这样的人。所以他在等我主动去问,我也在等他主动来教,结果就是现在我的情况:做了一周的普工,啥也没学会。甚至连想换个工站学习都换不走。 相比之下,不知道该说夏婷是幸运还是本质如此。

她本身自己也爱说爱问,她线长也是个爱说的人,他俩自然“愿打愿挨”,她线长现在已经是在把她当一个线长培养了,几乎啥都给他说,也几乎啥都主动教她。

所以现在她几乎就是“线长”了,而我还是个“普工”。

下午的时候本来还是打算吃完饭就找线长换工站,结果我tm记错了上线时间,把11:50记成了12:00,导致我去车间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工了,我自然不好意思再找线长了。

结果就是组长下午过来上班时,看见经过他中午的教育过后,我还是依然稳坐这个工站不动,更加失望了。

甚至线长看见他一直在盯着我看,还难得的破天荒的问组长要不要给我换个位置,组长也只是回,不用管我了。

没办法,谁叫我自己做事犹犹豫豫的不果断呢?吃亏赖不了谁,只能怪自己。

下午第一次休息的时候,我吸取教训,不管线长在干嘛,我下线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他让他给我换个位置。他也是一口答应。

结果休息完上线后,在新工站我还没坐下呢,只是看原来的员工操作了几遍,线长又给我叫回去了,说是今天进度有点太慢了,后面得赶料了,没办法给我换了。

我还能怎么办呢,只能继续回来了。不过赶料这个事也确实是真的,因为今天有一个原本就老是堆料的关键工站的小时工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旷工了,线长是从隔壁新线调过来的新人替这个工站,结果自然是今天一整天产量都贼低,新人那个工站一直在堆料。

最后线长看进度实在是完不成了,自己都顶上产线赶进度了。都这样了,我自然不好说什么。第二次休息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没打算再找线长了,结果线长看我站起来后却主动找我说明天,明天一定给我换工站。

晚上下班后,按照组长说的,希望我们不要每次都是一下班就拍拍屁股走人,在外面一直干等着打下班卡(晚上七点下班,然后给了一小时吃饭时间,八点打卡;其实应该是5点后一个小时吃饭时间,6点到8点上班的,但是为了产线的连续,车间把吃饭时间顺延到最后了),而应该和他们这些管理层一样,在车间待到8点再走。

所以我一直在车间等到了8点才走。

期间去找了组长,还被他嘲讽一波,今天咋不这么快就跑了?

然后他说让我们留下是希望我们利用这段时间多和管理层们沟通,不管是有问题需要解答还是闲聊啥的,每个人总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让我们学其优点,警惕其缺点。

同时也是希望我们能够完全了解作为一个线长或者一个组长一天的完整流程,毕竟我们每次都是7点就走了,而线组长都是8点才走,这期间他们所做的事我们肯定是一概不知的。而且不说晚上下班,就说早上来上班,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早上7点50到8点在做什么准备工作吧?8点到8点10分我们刚开工时他们在做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吧?

确实,组长这么一说,还真把我们问到了。每天真的只是像个普工一样,只知道闷头干自己的,压根不知道这时候他们都在干些什么,虽然隐隐约约能看到他们似乎都是在签什么东西。

如果组长只是说到这,那真是极好的,只是后来他说的话确实掉价了。

原本他最后只是给我们介绍了一下这个车间的另外一个组长,并且让我们自己主动去找找他,去试着和他沟通学习一下。

没想到他看我们好像不太好意思去找另外一个组长(其实是这个组长在打电话,我们在等他打完电话),就自己过去找那个组长给我们介绍了。

那个组长也没说啥,就说了些客套话,然后商业互吹了下这个组长,让我们多和这个组长学习,毕竟他学历高。

然后,这个组长可能被夸的飘了,虽然他平时说话也很飘的感觉。

接下来他开启了他疯狂吹牛逼的过程,在这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里,他不知道吹了多少牛,一直在这借着教育我们的借口说自己有多牛逼,自己干了啥啥啥,啥啥啥都是他干的,反正吹了一堆,没啥有意义的内容。

有意思的是,在我们听他吹牛的时候,臧冠希恰好路过我们车间,看我们在这坐着也跑过来跟着一起听。

不得不说,她不愧是专业对口的,在我们还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时候,她已经发现了他的诸多破绽,开始回怼他了。

出车间后,臧冠希也给我们说,我们这组长不行,只知道瞎吹牛。

最后临走的时候,恰好遇到了来换岗的夜班组长,也就是后天轮班到白班带我们的组长(因为我们长白班,不跟那个喜欢吹牛的组长一起转夜班)。不过我看他这个样子,似乎不是太健谈的人。

感觉轮班后前途也是一片灰暗啊,估计又是那种,他等我主动问,我又等他主动教的死循环了。就是不知道轮班上来带我的线长怎么样,希望他能够稍微健谈且友好一点吧。

唉,感觉自己还是没有能够转变自己的角色,还是学生思维,老是等着别人来教我,就不知道自己主动去学。

前途堪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