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34:产线第13天;人类的情感并不相通

日期:2021.08.27

地点:富士康Z城加工区


今天依旧是一个埋头苦干的流水线操作员的一天。

今天似乎没有直接因为我被退料,只是因为没有检出X孔卷边被退了一箱,但是因为不良品都被拿出去给新来的一堆新员工练手用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退了。

补充一下昨天说线长时忘记说的事,感觉他特别喜欢对线外大呼小叫的指挥他们做事,而且态度十分蛮横。

人家线外正在很远的地方做着事呢,他兴头一上来就要大呼别人名字,但凡别人应答稍微慢了一点,就要被他一顿批。

而且感觉他总是在划水,昨天有一箱料堵孔特别多,被我全拿出来单独放着准备闲时再修或者让线外帮忙修一下,然后他看见的就拿着在那儿捅,但是这箱料异常实在太多,他边捅我就边往里面放新的异常料,他捅了几个就不捅了,我还说他干嘛去呢,结果又大呼线外过来接着捅,我说估计他有啥事要去处理吧,结果抬头一看,好家伙,原来正靠墙上发呆呢。

不至于吧,处理几个异常料而已,这都懒得搞?(异常料一般由发现的人处理,但是如果处理不过来时都是先单独拿出来,等闲时处理或又巡视至此的线外和线长处理)

「后注:其实后来接触的多了,才发现其实这个线长也是挺好一个人,关于上面说的这些事,他后来在教我怎么管理员工时也解释过:对线外大呼小叫是因为这个线外是个老油条,仗着自己资历老经常偷懒,就像一头老黄牛,你不抽他两鞭子他就会想方设法的偷懒,而且偷懒还偷的很隐蔽,你看着他好像是在干活吧,其实人家在划水摸鱼呢;而关于他之所以清料清一半就不继续了是因为按照规章制度来说,线长不应该长期,也不能长期帮作业员清料,这样会让作业员产生依赖,越干越慢,并且严格来说,清料应该由全技员(也就是他们说的线外)来负责,线长只应该在紧急情况下才亲自动手,因为线长已经属于基层管理,而不是一线作业员了」

今天下午的时候,部长带着助理(还是课长来着,没看太清,也不认识这个人)突然跑我和夏婷的工站后面,问我们现在最熟悉哪两个工站。

我们一脸懵,从头至尾我们都在干同一个工站,当然是现在正在干的这个工站啊。

部长说,我们9月10号就考试,到时候看看给我们安排考哪个工站,然后助理就说,没有考工站这种说法,都只是分考去毛刺或者考检包,到时候让我们学一学考检包就行,这个很简单。然后他们又走了。

话说夏婷是真的优秀。怪不得之前她线长愿意啥都教她,还把她当线长培养。

相比之下我就像一个垃圾。

今天她不止一次的直接拿我没检过的料去检查,然后挑出螺纹孔里的毛刺,感觉做的比我还熟练,而她之所以要帮我干,是因为我干的太慢了,她经常缺料,等的烦了索性自己上手干。反观我,这个工站干了这么久,居然还是这么不熟练,天天被退料就算了,还干的这么慢…真是废物啊。

话说今天因为夏婷旁边的大姐下早班(不加班),线外大哥顶了她的位置。所以他和尚璇搭话时,似乎完全理解不了夏婷说的菁干班,校招,师级等概念。

他听见夏婷说我们是大学生,就问夏婷,我们现在是员1吧,然后尚璇说我们是师2,他似乎没理解师2是什么意思,干脆直接问我们底薪是多少,夏婷回4000时,他很显然不相信,并且直呼不可能吧。

也可能他并不是不懂这些,只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师级的人会跑到一线来做普通作业员吧。 (富士康资位,员1-3<师1-20,资位不等同于职位,但大多数情况下,资位和管理职挂钩,按照富士康普遍对应情况,师2应该是副组长或组长)

而且我发现车间里的派遣工们,聊天的破冰话题似乎永远都是,你是小时工还是返费工,你工资多少?

似乎在他们眼中,作业员只有派遣工(小时工或返费工)而没有正式员工。而且他们永远只关心工资。同时津津乐道谁谁谁的工资多少多少,今年返费多少多少之类的话题。

今天上班前在厂区等电梯时遇到了侯大壮,他一副无法忍受的表情表示让我和他换岗吧,他实在受不了自己的岗位了,然后阴阳怪气的说我不是嫌弃我这个岗位一直坐着腰疼嘛,不是说一直堆料,一直被退料嘛?那咱们赶紧换啊。

这一刻,我才意识到,人类的情绪与感受真的是不互通的,我们也总是会觉得别人的永远比自己的好。

我就不应该和他们说我这个岗位很累,或许在他们眼中,我就是在炫耀吧,因为他们就是觉得我这个岗位很轻松。相对应的,我也觉得他们天天喊累的要死要活是在夸大其词,我反而觉得他们很轻松,可以一直摸鱼,也可以随意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