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35:产线第14天;如此赶工?

日期:2021.08.28

地点:富士康Z城加工区


今天本应也只是一个平常的流水线的一天。

直至线长早上快工间休时告诉我们,下午两点厂长找我们开座谈会,记得上去。

突然感觉今天又有动力了,毕竟开会意味着能够带薪划水了,而且还是在周六,拿双倍工资的情况下。

早上没啥例外的情况,还是一直重复的流水线工作。

唯一例外就是我前一个工站的大妈早上又被线长一顿骂,因为线长说她又堆料。

但是其实这次真不怪她,因为是放料那哥们,从来到车间开始就一直在打瞌睡,一会儿放料一会儿不放的,导致传送带上积压了一大堆护具。

然后他好像是看见线长走过来了,突然就醒了,刷刷刷的一直装护具放料,导致大妈的工站就一下子堆了一堆料,而线长看见后也没搞清楚情况,就先对着大妈一堆叼。

说完一看我因为处理异常,也导致没来得及把大妈清下来的料清走,也是对我一顿叼,让我如果有去不掉的毛刺就别去了,先清料!

本来我还挺同情这个大妈的,因为这个大妈从我跟这个组以来就一直看到她被线长各种针对,日常被说就算了,最典型的是这个大妈来了这么久,不给她分柜子,她一直在找线长给她一个柜子,但是线长就是不给,也不是没有空闲柜子,因为我亲眼所见线上又来了一批新人后线长让线上的人需要柜子的举手,大妈自然是举手了,但是线长就是能完美的忽视她。

然后大妈又找了很多人要柜子,包括柜子管理员和助理,昨天的时候助理都直接跑车间来给线长说了给她一个柜子吧,结果线长让她拿厂牌去登记时,因为大妈掏厂牌慢了点,线长又不耐烦的不要了。

直至今天,柜子管理员亲自到车间来给大妈办柜子的业务和收了厂牌,她才算是终于拿到柜子,为了一个柜子,居然能整整折腾一个多礼拜。

就这种各种被针对的情况下,放料小哥告诉这个大妈其实可以直接去投诉他的,结果大妈说投诉他干嘛,大家都不过是打工的,都不容易啊。

「后注:正常来说每个员工都应该会有一个储物柜在车间外面用于存放随身物品,因为之前解释过的进车间要过特保安检,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带进车间的,只能放到储物柜」

我当时还觉得这个大妈挺好的啊。直至下午时,我看这个大妈磨的料老是有问题,我又懒得打回去给她重新打磨(她是我的前序工站,负责磨去毛刺,我是后续负责检查毛刺是否除干净),所以就自己打磨了然后流下去。

结果她似乎很不爽别人这样弄,不知道她是不是觉得这样是瞧不起她,她居然还把我油石(打磨工具)给拿走了,害得我只能打回给她重磨,但是她又老是磨不好,我就看了一下她磨的手法,发现她似乎操作手法错了,应该…操作,结果她居然是…操作,这能打磨干净就有鬼了。「后注:具体操作手法可能涉密,所以删了」

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给她说了她打磨方法错了,结果她似乎不太相信的样子,依旧是老样子操作。

感觉她这人很犟,也不太喜欢别人指点她。休息的时候也不知道她是报复还是纯粹的想赶紧清料,大家都在休息的时候她却还一直在疯狂的打磨,导致上线时她到是轻松了,一点料没有,我面前却堆了三大堆料,顿时血压就上来了。

晚上加班时间,车间里居然一个管理都没有,线长组长课长啥的,一个都不见了,只剩线外在把控全局。

然后他们就像疯了一样,疯狂加护具,然后疯狂的放料,放了一堆料下来后又看哪儿堆料就“帮”哪儿清料,而他们的清料方式也简单粗暴极了,就是直接拿起一堆料,就扔下一个工站去,也不管去没去毛刺,检没检包。

就这样,起码放过去2-3箱料,夏婷说,他们这样干,干嘛不直接把原料装箱得了,放流水线还有啥意义?

是啊,他们都唰唰唰的把没有处理的料流下去了,那我们在这处理半天还有啥意义,反正一箱料被品管抽查出有不良,就是整箱拒收的。

那我们认真干也没用啊,所以还不如我们也划水呢,不过我留了个心眼,因为不知道这是他们在没有管理的情况下的常态化偷懒还是针对我们这些新人的栽赃,所以我也没敢划水的太明显,所以即使线外让我也偷懒,只检螺孔就行了,我也没敢照做,而是依旧全检,只是速度放快了点(意味着发现不良的概率也降低了),这样,线外看料堆在我这(因为其他人看线外这样干,也开始偷懒划水,所以料过的很快),就会直接把堆料拿到后面工站去,如果到时候真的被大规模退货也能把锅甩回给他们,因为我是“认真”检了的,被查出的不良,肯定是线外直接扔后面的那些。

结果却出乎我意料,在快一个小时后,管理们回来了,直至下班也没有任何一箱料被退回来,感觉非常的不可思议。不会是连品管也趁这个时间在偷懒吧?还是说,是我想多了?只不过是因为这段时间投的是重工料,或者是类似的东西,所以并不需要这么细致的检查?可是我也确确实实在这批料中检出了很多不良啊?

说回下午。

下午开会的时候,线长还问我们知不知道办公室在哪儿,会议室在哪儿。

我自然回答知道,然后他又说那我就不送你们上去了。然后有人开玩笑说,你要不带上个袋子上去吧,顺道装点吃的下来,线长也就顺势开个玩笑,让我如果有糖啥的也给他带点下来。

当时我就和夏婷吐槽,他们是不是对这个座谈会有什么误解,以为是茶话会呢?这不就是我们每周一次的例行学习汇报吗?

结果开会的最后,厂长来了一句这次会议让他受益匪浅,知道了很多平常不知道的东西,看来以后是不是可以每周开一次会了。

我才意识到,原来这次会议还是因为人资要求的?因为他们好像才刚在人资那儿开完会,这次会本来是想向我们传达他们辅导员的开会精神的,结果又被我们开成了汇报会和吐槽会。

看来我之前一直以为的每周一次的会议并不是真的,之前一直臆想估计这也是人资要求的每周至少一次学习汇报会呢。也听其他厂的人说他们厂每周都要开一次会,我就以为这是常态呢。

话说今天会议,也确实是说了或者说吐槽了很多问题。

虽然部长厂长来办公室前我们还开玩笑说每个人都争取多说点,能多拖点时间就多拖点时间,毕竟这是带薪划水的好机会。

没想到真的开会时,每个人真的说了一大堆。

好多问题提出来时厂长还拍手叫好,一直让对应的部长赶紧记下,回去之后研究改进一下。

不过似乎我们这样做有点越级那个意思了,之前的组长不是提到过类似富士康上下层区分很严密,不要越级之类的话,我们部长也说过类似发现问题也不要轻易说之类的话。

结果今天这个会,我们确实说的爽了,厂长什么想法不知道,但是部长们真是肉眼可见的不爽与脸上挂不住了。

因为确实我们说的有些问题,私下里找部长甚至都不用部长,就课组长都能解决了,结果我们却问都不问他们,就直接找厂长说了。

开完会后,某个部的部长也在厂长和其他人走后,又给我们说了一堆,反正大意就是先夸一顿我们,接着开始说自己入富士康的辛苦历程,最后图穷匕见说我们有问题,有意见,可以直接找课组长解决,如果他们解决不了就找自己部长,如果自己部长也解决不了,来找他协调都行(其实有点矛盾,大家都是部长,难道这个部长要牛逼一点?)反正言下之意就是对我们直接越过他们向厂长反应问题很不满意。

看了下时间,这个会开了大概两个小时,挺赚的。

回车间时“很巧”的遇到了同样去车间的部长,部长在路上给我们说,下周就把我们调出去,放我们去新开的那半个线(其实只是最近人员流动太大,所以他们用一条闲置产线专门来教新人)上从头到尾好好学习所有工站。

估计这就算是对开会时夏婷说的一直在同一个工站,干着重复的活,学不到任何东西。还有有些工站别人在那半个线上学了三天才正式上线的,结果却因为跟不上速度才上去没多久又被叫下去了,更别说我们了,基本都是看一遍就得上,上了自然做的慢,做的慢了又得被调回一直做的工站。以及我说的线长啥的教人不按标准操作手册的教,而是教他们自己简化后的操作,导致一旦换了班组就相当于不会了。这些问题的回应吧。

以及,似乎我们又被骗了,按照厂长的说法,9月份的考试是作业员考试,而不是人资一直说的或者说我一直认为的全技员考试。

看来至少还得再干一个月的普工咯?或者说,是我理解错了,这个考试是对我这段时间学习的考试,自然是考的作业员,考完后我就开始干全技员的活,然后自然第二次考试就是考全技员了?

话说,晚上下班时下了好大的雨。

我还没带伞,虽然夏婷带了,但是“得益于”我的“社交恐惧”,总觉得和他人打一个伞很别扭,很不爽,更别说是和一个有对象的女生一起。

所以我全程淋着这个“瓢泼大雨”回宿舍了。

淋的真叫一个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