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40:产线第19天;如此教育

日期:2021.09.03

地点:富士康Z城加工区


来富士康之前我大学宿舍室友就说,富士康里面的人,特别是没读过书的人,从说话就能让人觉得他们特别傻逼,自己说了啥都不知道。

「后注,这个室友之前在富士康打过暑假工」

来富士康后,我深有体会,虽然不至于说到傻逼的地步,但是他们说话局限性特别大,格局特别小,思维特别狭隘。

每次和他们交流,都觉得他们说话有种“皇帝耕地是不是用金锄头?”的感觉。我以为这只是车间大妈们的问题,毕竟前段时间和有限的几个暑假工学生交流,虽然也感觉他们思维略显狭隘,但是也能很快理解我说的什么意思。

没想到,今天新来的几个年轻人,应该还是学生,听他们说话,真就完全是上述室友描述和我总结的这种味道。

想想也是,毕竟现在正常学生都忙着离职开学了,却还有新来的声称自己是学生的人,能是什么好鸟?

今天所在流水线依旧是人员不齐的情况,半条线勉强开工,又是干了大早上后各处协调满人终于开线了。

其中,夏婷后一个工站用CCD检XX的这个工站新来了一个自称还是学生的人。

其实刚开始也没觉得啥,挺干净精神的一个小伙。

只不过,夏婷开始和他搭上话后,他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离谱到什么程度呢,以前经常负责放料的另外一个小伙,今天自告奋勇去了新来的学生的后一个工站,我自认为他话已经很多了,很能聊天了,很能吹牛了。居然连他都受不了了。直接让这个学生闭嘴别说话赶紧干活了。

夏婷因为教他这个工站怎么操作打开了话匣子后,今天一整天,从他来到这到晚上下班,他嘴就没停过。

我因为离的近,也被迫听了一整天,而夏婷居然能和他说上一整天也是不可思议,你说她没发现这个人说话没个谱我是不信的,因为他吹的很多牛都是正好吹到了她的“专业”领域内,连我这个废物都能听出来他是在吹牛逼,她会听不出吗?只能说她高情商,或者说,她虽然知道这人有问题,但也为了给枯燥的流水线工作增添乐趣,故意一直接他话的?

反正他说话总结来说就是,啥都不懂,却啥都敢吹,吹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异想天开。

而且,感觉他们的人生是不是除了撩妹就没有其他追求了?和夏婷搭上话可能还没十分钟,就开始打听人家有没有对象,对象是谁之类的,并且一直调侃别人对象,赤裸裸的表示要挖墙脚之类的,还一直邀请下班一起去玩去吃饭。可能他们这些话术和聊天技巧对于和他们同级别的人很有用吧,可是对于知识面比他们高的人来说,一眼就能看出他们话里的局限性。

不过,客观说,虽然这些人说话没个谱,但是从某些角度来说,可能他们的某些方面的知识或者经验确实牛逼。而且,他们吹的这些不也是很好的素材吗?

注解,上述说的大妈们的问题在于,就拿富士康所有人见面的必问问题举个例子,她们眼中对于富士康员工的概念只有小时工和返费工,无论怎么解释都无法理解我这种正式工(菁干班)的概念。

而来打暑假工的学生们,虽然也没有正式工的概念,但是稍微解释一下他们就明白了。(话说每次听夏婷给不同的人解释我们的工作性质,我都听的心累,所以有人问我我都不想详细解释了,他们怎么理解的我就怎么应和他们)

而今天这个人才,是类似这样的脑回路:

新员工:你是小时工还是返费工啊?

夏:我是正式工

新员工:内推进来的啊?

夏:不是,我是校招进来的正式工

新员工:哦,校招啊?那你是小时工还是返费工啊?

夏:不是,我们不是这种记薪方式,我们是基本工资+加班费

新员工:哦,你们这些校招的我最熟了,富士康发1w的工资,你们学校能给你们抽走7k你知道吧,学校都是和富士康有合作的,专门坑学生的。你们被坑了知道吧。(他说的比例我忘记了,反正说的贼离谱)

夏:……(估计是被他这一波懂哥发言整懵了,只能岔开话题)我们工资没这么高,底薪才4k。

新员工:才4k?那还没我高呢,我一个小时30呢,一天就是300了,可惜我们加班工资不加倍,不然一天工资加倍后就是600多了!(ps:这句话更显得他“不正常”了,600,真敢算。我估计他是不知道平时加班只有1.5倍工资吧,而且1.5倍也只是加班时数的倍率,就算他们真加倍,一天也不过是330而已啊)

夏:……

对了,最让人受不了的是,这哥们,技术不咋滴,一直吹牛就算了,自己新来的,跟不上就算了,心里还没点数,一直瞎搞,把后一个工站的哥们都搞崩溃了。他居然还一直吹牛说自己多牛逼,学的多快,堆料是他故意的,要是想清料马上就能清完。后面哥们差点没干他一顿。

话说,今天早上刚去车间夏婷就找线长要求下早班,然后被不是很明确的拒绝了。然后开晨会的时候线长就开始阴阳怪气。说什么菁干班的要起带头作用了balabala。

下午5点的时候,夏婷又去找线长要求下早班。

线长以人不够明确拒绝了(人不够也确实是事实),本来这也没啥,尚也没多说什么,结果他反手就让另外一个女生下早班了。

而且还是在他事先当着全线的人面前说了如果让你(指另一个女生)下了,那她(指夏)也要下的情况下。

这下夏绷不住了,开始闹情绪。线长却解释说,这是人家第一次要求下早班,当然得满足了,你第一次要求的时候我不也满足了吗?

夏闹情绪也开始不好好干活了,这下我可爽了,后面人人都在堆料,我料都没地放了,然后开始在我这里堆了。给我人都整傻了。

不过最后晚上下班的时候,线长又找夏谈话了。

谈了啥不知道,因为我在扫地。只是路过的时候听见夏说她准备辞职了,然后线长问她是准备自离吗?

不过后来夏给我说,线长问她想不想听实话,实话就是你们本科生就不应该来富士康,我就笑笑,指了指头,她自然心领神会,因为之前我说过好几次,来富士康的大学生八成是脑子有坑。

她还说线长说我的学校比她的好,这真给我整懵了,因为她是一本而我是个垃圾二本啊,我只能说可能是他查的是河南的分数线,而我们学校在河南招的一本吧,他们学校招的二本吧。

她还说,线长又问了她为什么想下早班(因为早上线长这样问的时候,她拒绝说理由)这次她实话说是因为和室友约好了今天下早班去聚餐,结果线长说你要是早说是去聚餐,我肯定放你走了。

我只能表示,事后当然可以大言不惭的这样说了。

线长找夏谈话完后就直接让她走了,然后又找我去谈话。

大概就是先肯定并夸奖了我目前在这个工站干的挺不错的(呵呵,我自己啥样心里还是有数的)。

然后又解释了一下,本来周一部长就给他打过招呼让把我俩都提出来单独学习的,但是因为人一直不够,所以一直提不出来。

他说下周一定提,然后可能他自己都觉得不靠谱,马上改口下周如果人够了一定提。

好家伙,我就说嘛,部长明明承诺的让我们从头学下去,怎么周一来了还是这鸟样,我就说怕不是传达下来后在某个地方出了差错嘛,原来出在了你这啊!

然后他就让我走吧,我还不可思议的反问了他一下可以直接走了?他说是。

好家伙,料也不重工了,会也不开了,就让我赶紧走吧。

回头一看,原来夏婷已经先出去了。

不是我恶意揣测,而是经过他与课长吵架这件事我的见闻,结合第一天时遇到的上个班的跟夏婷关系挺好的那个大姐的说法,这人非常阴。

我总觉得他把我俩这么着急“赶”走。指不定是在琢磨什么坏事呢。不过可能也只是我想多了,也许人家只是真的像他和夏婷说的那样,让我们现在赶紧走兴许还能赶上聚餐。

(ps:就算出去了也没用,毕竟七点下班,八点才能打下班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