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42:产线第21天;她真的好勇

日期:2021.09.06

地点:富士康Z城加工区


果然永远可以相信富士康。

虽然我也没抱有什么希望。

但是今天去了车间依旧是老位置不带变的。

线长还是一直说他人不够,还试图从其他线调人过来。我就纳闷了,明明每天都有新人被分配给他,为啥还能每天都缺人呢???晚上下班开集会时我才明白为啥。

他原意是威胁其他人,如果不好好干,就等着被他通过调班来减少我们的加班时数,从而让返费条件达不到,毕竟他现在名字上可是挂着40多个人,他完全不缺人,谁再不好好干,全给你们调班,调成6休2甚至一周就上3天。好家伙,他这么一说,终于明白为啥他天天缺人了,给他人他反手就给调班了,能不缺人吗?

话说今天早上的时候,课长突然叫我出去,然后一边带我去隔壁车间一边告诉我说副理过来了(就是上次讲课的品管老大),等会儿去那边产线上看到啥就说啥就行。

然后就看见副理正双手叉腰一脸不悦的站着,而旁边是我们这个车间品管的负责人(不知道是组长还是课长还是啥,反正我没少被她钓鱼)正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站在旁边。

副理见我过来先问我是菁干班的吗,又问我叫啥,最后叫我看看这个车间两条线有什么不同,不用管产线开没开,也不用管作业员,你就看这个产线有什么区别,很简单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因为琢磨着他是品管的老大,又给我们培训过关于防止三伤的课程,所以肯定是因为某条线在防护方面有问题。

于是我照着这个思路依次检查了两条线的防护措施,结果都一样。

又检查了两条线的标识啥的,也一样。

最后我还琢磨不会是工站分布啥的有区别吧,我又意义端详了下,也没区别啊。

副理看我东瞅瞅西看看的又屁都放不出来一看,就叫我过去,就站他旁边看就行,别看其他的,就看产线,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区别。

但是我还是啥也看不出来,于是副理又问课长是不是还有一个菁干班的,课长说还有一个小女孩,副理让课长把她也叫过来。

夏婷过来后也是一样的流程,结果她也啥也没看出来。不过最终她还是说出了个类似的结果,她说有条产线被柱子分成了4个区域,另外一条被分成了5个。

一脸愠怒副理终于说话了,他说,你们就没发现某条产线多了根柱子吗?而且还正好有个柱子在作业员面前,你们就没看到这个作业员取放料的时候是在这个柱子前后掏来掏去的吗?你们菁干班的在我上课的时候是不是没好好听?视频里面说的防护三伤有什么要求?我见没人回话只能弱弱的说了一句,xxxx「后注:富士康的内部规章制度,已删除」。副理见我们这么没用,也不想多说啥,就让我们回去了,然后又和品管的以及课长继续说。

我估计副理是同样的套路先找了课长或者品管过去,结果也是屁都放不出,然后又找了另一个,还是屁都放不出,最后才找了我们菁干班的过去。

也可能是课长和品管就是跟着她一起巡查的,然后他突然发现这个问题,想着正好考考菁干班的,于是就叫我们过去了。不过由课长带我过去时说的这些话,我估计是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更大。

说实在的,这个问题还真没注意到,谁能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个问题呢。夏婷还挺牛逼的,至少相当于答对了一半,只是没答出关键点。而我虽然解答思路没问题,但是就是尼玛的脑子不好使,这么明显的区别居然都看不出来。

有一说一,好累啊。

下午还被线长凶了一下,这还是第一次被凶。

他在我干活的时候突然拿着个料冲过来,凶巴巴的对我说,你看看你检的什么料,还一直检这么快,你看看你检的这是什么!

我一看,哦,原来是堵孔了。不过也没看清这个堵孔是他从哪儿薅出来的,也不知道是检包的人检出来的还是被品管检出来的。如果是被品管检出来的就又得被退料了。

但是晚上下班我并没有看见我的退料,不过也不好说,毕竟今天品管好像不想退我的料,好几次有问题她都是直接提醒我。谁知道呢,也可能是退了,但是被线外已经当场重工了。

不过我也大概知道是什么时候漏下去的堵孔了,因为下午有段时间突然很困,就恍惚了一段时间。估计就是这段时间漏下去的。

今天线长好像一整天心情都不好的样子,一直在叼人。

逮着谁有问题就是一顿叼。

话说,上次说的夏婷后面那个哥们今天又来了,真的一整天都快被他烦死了。

就没见过说话这么傻逼的人,傻逼就算了,还这么喜欢不懂装懂,一副老懂哥的样子。

还在这一直硬撩夏婷,虽然夏婷都不太搭理他了,但是他就是他妈的一直硬撩,夏居然也还是时不时的会被撩动…

我在旁边简直快被他的傻逼言论烦死了。虽然我一直在心里劝自己不要带偏见看任何人,也不要瞧不起任何人,可是前一秒刚调整好心态,下一秒又会被这哥们的语出惊人给搞的贼拉烦躁。

不知道我在别人眼中,说话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因为每次他说出一些有明显常识性错误的话时,夏都还是予以礼貌的正向回应,这回应像极了我说话时她的回应方式,只能说她这才叫真的高情商,看破不说破还予以正向回应)当我在烦躁中产生这种想法的时候,更加烦躁了。

一烦躁我就想跑路,一想跑路我就想到我他妈灰暗的未来!妈的!

说到这,突然想起来今天夏说明天发工资了她就把书买了,我问她什么书,她说是考会计证的书。

她之前说过一直想学会计,但是家里人不同意,她才学的电气自动化专业。

到现在她也还是有想考会计的执念,她说她辞职后也不打算回家,就打算先去闺蜜的房子里待一段时间备考,然后去银川和对象汇合,再找个轻松的能养活自己就行的工作边干边备考。(还是说考了会计证再去银川找工作和对象汇合,我没太理解)这不由的让我十分佩服她的勇气,想想我他妈真是废物,明明来富士康的唯一目的是希望能够在专业不对口的情况下依旧能搞计算机,能敲键盘,或者以此为跳板,以后慢慢跳到互联网公司。

结果他妈来了就被调岗,明明在我得知被调岗的那一天,我就应该直接跑路了的。没想到我居然因为嫌麻烦一直待到了现在,甚至现在还在考虑干脆就在富士康干着吧,干个两三年再跳回贵州继续进厂。我他妈真是废物,但凡我有夏婷的那怕那么一丁点的勇气,我会选择一再妥协一再降低标准然后像现在这样被困在富士康,跑又不知道往哪儿跑,留又觉得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