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45:产线第24天;温水煮青蛙

日期:2021.09.09

地点:富士康Z城加工区


我要跑路的意志真的坚强吗?

直至晚上下班前我都还在思索关于跑路的可行性,都快思索出一本《关于方程跑路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了。结果下班集会线长夸了我两句,出来后顺道还领到了富士康发的中秋月饼。加之下班后的释放感,居然又觉得要不还是不跑了吧?在这也挺好的。

1.jpg

所以,我究竟是想干嘛?

跑路的原因:核心原因-被调岗了,没有进入面试时面试官承诺的软件开发岗位,而是被调到了品管中心,不想一辈子待在制造业,如果不趁早跑路,越往后转行越难;直接原因-这个所谓的历练让我看不到未来,也看不到希望,整天就是跟普工一样干活,压根没有学习的机会,偶有的学习机会也会被基层管理用应该以生产需要为主以及产线缺人为借口所剥夺。

留下来的原因:核心-害怕裸辞后没有后路,导致成为“流浪汉”;直接-嫌辞职麻烦,各种手续各种审批,各级别主管谈话。

昨天因为写着写着,越写越情绪化,所以后面基本没有记录当天发生的事情,基本都是在宣泄情绪了。今天可不能继续这样了,情绪要宣泄,事件也要记录。

不过今天也没啥值得记的,无非是早上10点后夏婷被人资叫出去谈话。谈话内容不得而知,总之据她所说,反正大致就是人资以各种方式充当理中客试图留住她。

早上时车间品管负责人(今天终于知道了她的职位,由二线和三线的交谈得知,她原来是课长)过来问我俩昨天学结构学的怎么样了,我没咋吭声,夏婷说学的差不多,就是有些真看不出来哪儿有问题,然后这个课长就让我们看不出来可以多去看看。

她正准备走时,我突然想起来昨天看群里发的信息表,发现我们考试的内容是外观检验而不是昨天教的结构检验,所以我就问了一下她。

没想到她听到我们考的是外观后居然笑了,就那种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的那种感觉,然后她边笑边让我们去找线长,然后又改口说去找课长说说吧。看他怎么安排。

直至晚上下班领月饼时遇到组长我才知道,为什么她会笑了,因为据组长的说法,外观检验非常简单,就是给我们25片料然后让我们找出不良,而外观检测的不良很好判定,就是…。而为了再给我们降低难度,他们甚至直接就找一些…料给我们,都不用看是不是…了。而且,考的时候就课长或部长和品管的在一边,连人资都没有。总之,非常简单,就算给普工教两个小时他也学会了。怪不得品管课长会笑呢,哈哈,堂堂菁干班考核,居然这么简单,还不如她考核她的普工难度大。

「后注:检验方式已删除」

又及,中午夏婷给课长提了离职(因为今天人资和她谈话指出,离职不需要经过人资,直接给线长或课长说一下,让他们逐级上报即可),课长似乎毫不在意,啥也没多问,就说知道了,然后让夏婷拿到菁干班的离职流程后给他说就行。

我给夏婷说,人家巴不得我们走呢,毕竟我们在人家车间就是纯属捣乱来了,人家还不乐意接待咱们呢。

正好线长和课长待一起,本来我想给课长说关于实操考试的事,结果线长在,我也不太好直接找课长,我就给线长说了,结果线长还是老话,下次一定,明天下午一定把你们顶出来学检外观。

话说,我发现想离职的情绪已经在各个菁干班成员之间蔓延开来了。

晚上回到宿舍时听到他们正在讨论离职的事情,然后他们还说,有的厂就非常好,厂长就明确给中层,基层干部都传达了菁干班是来这个厂培训学习的,不是来干活的。所以这些厂的人活干的轻松就算了,还能得到基层干部的足够重视,真正的能被带领着学习,并且学到东西。

反观我们厂和部分厂,压根就没有说这些,没有说就算了。厂部给制定的培养计划,到基层愣是能被完全的忽略掉,只是把我们当免费的普工来使。

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