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53:(伪)线外第2天;黯然神伤

日期:2021.09.20

地点:富士康Z城加工区


今天又是(伪)线外的一天。

为什么要线外括弧 呢?

因为,早上过去我才搬了几箱料后,看产线没啥事可以干就过去找同样没啥事干坐在判料线上发呆的夏婷聊天呢,我才刚说完线外1都上线了,线外2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就被线长叫过去又给我安回了原来的老工站,说是让我先顶一下,我信他个鬼,今天肯定一天都得在这干了。然后我才发现,原来线外2也在线上,那没事了,看来确实人不够使了。

搞笑的是,他也叫夏婷过来坐回老工站,然后顶出来一个人,又去把线外1顶出来了,线外1得以继续干他的线外工作。

然后线长还想继续搞骚操作,把夏婷调去其他线,但是她比较刚,楞不听线长的,不去其他线。在他调动夏婷时,似乎听见他和其他线长说老板不让我们上线,要是看见我们又在线上他又要被老板刁一顿。哈哈哈,笑死,不让我们上线,那我们现在在干嘛?

不出所料,今天的确是在线上焊死干了一整天。

不过感觉今天挺轻松的,可能是因为昨天休息了一天,明天也是休息,而且也很多天没有干这个工站了,所以会觉得放松。

也可能是今天我终于还是决定偷懒了,学习其他线的同一工站的做法,只看一面而不翻转看两面,你还真别说,只看一面速度真的比看两遍快的多了。即使是慢慢挪着看的也很快,怪不得我一直看对面一线的这个工站,明明看的这么慢,咋就没见过她堆料,而且他们线的产量也一直比我们高。

早上的时候夏婷又被叫出去了。回来后她说是部长又找她谈话了。

说是部长表示他现在不想给她的离职单签字。态度很坚决,就是不想给她签。

就算她一直苦苦哀求也是不松口,最后实在拗不过她一直求,又松口说国庆之后签吧。

她也很刚,也是不松口,说是不尽快给她签的话,她国庆回家后也不会再回来了。然后部长又使出了富士康的传统艺能,拖字决。就说等下周四上班再说。她还是不松口,坚决表示明明是周三开始上班,为什么非要等到周四。还说如果周三他不给签字她就一哭二闹三上吊,跑他办公室门口去跪下堵他。

反正最后他们不欢而散。

我还说为啥明明上周还满口答应要给签字的部长,为啥今天突然态度就这么坚决了,说什么都不给签呢。

后来才想明白,因为原本他们以为咱们离职直接在Z城这边办就行,所以需要在Z城从课长签到经理,也就是说部长只是签核路径中的中间人,真出事也基本不会找他。

但是现在他们和J城协商后更改了离职流程,现在是只需要Z城这边签核到部长就行,剩下的只需要发给J城,让J城的相关主管签就行。也就是说,部长现在成了Z城的最后一个签核主管,也是历练期间真正直属最高主管了。换句话说就是,真出了问题所有责任都得他来担了。我tm笑死,怪不得,态度这么坚决,打死都不给签了。

又是这么一番折腾,我感觉如果我真的打算跑路也会很困难。

一直在想着要不要给家里人说一说这些情况,希望他们能给我参谋一下。 晚上下班出车间后,拿到手机发现有两个未接电话,是二叔打来的。 估计是中秋节快到了准备和我聊聊之类的。

我还特意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回了他的电话,本来还打算和他好好说说,希望他能够给我一点意见。毕竟他是我们家长辈里面学识最高的人了,和其他人甚至是我妈说,我都觉得我不一定能把这些情况解释清楚给她们弄懂。

但是,回了他电话,他也只是客套的问了些有的没的,虽然他也问了一些工作上的事,但是我总觉得他有点漠不关心,不感兴趣的感觉。

唉,毕竟人家也有他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我也不能说什么。所以我最终还是忍住没给他说。

也怪我,一直很少说话,和家里人也是,基本没啥话说。我估计他也是以为我还是像平常一样,也没啥可说的,所以只是稍微客套一下,确认我生活的还挺好的,就挂了。

因为每次他们和我聊天都总是会尬住,也不怪谁,只怪我真的不会说话,即使是和自己的亲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八点打完下班卡后,夏婷开始和她男朋友打视频电话,开始倾诉今天所遭遇的一切。

而我,却无人可倾诉。

念及此,心头不禁涌上一股酸水。还好我和她宿舍不在一个方向,匆匆告别后便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下平复自己的心情。

好死不死的,我是傻逼,选的所谓没人的地方是他妈共享单车的一个停车点,正坐在公共座椅上黯然神伤的我,恰好遇到郑亚希过来找车,被他看到我坐在这不知道干嘛。

我只能尴尬的说:“走累了,歇会儿,这边单车都被骑走了,你往前走走,那边单车还挺多的。”

原本还打算说多坐会儿,坐到天昏地暗再回宿舍,然后借口说去吃饭去了。

不过既然现在都被看见了,还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找辆车蹬回了宿舍。

1.jpg

图为我黯然神伤时拍的园区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