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61:一周小结;NULL

日期:2021.10.09

地点:富士康Z城加工区


由于开始自己带线后压力突然增大,而且每天都过的头皮发麻,回到宿舍就开始放空自己,而且由于是带线,所以就算是连班也基本都是八点才出车间,所以也没有时间吃饭,都是在路上买了后回宿舍吃的。

每天回去都是吃完饭就躺床上就睡着了,压根不想去干任何事,我甚至一周没有洗澡也没有洗衣服了,所以更别说是费脑子的去编写这个记录了。

今天终于能够有精力去写一写最近发生的事了。至于为什么,后面会说到。

先从最近的开始说起,就在现在,宿舍的文田方正在和他们原单位的主管在开视频会议,不得不说,他们原单位的主管是真的重视他们,每天都在给他们开视频会议随时沟通随时了解他们的学习进度和疑难解答。

反观我的原单位,就没见有人关心过我们,更别说是每周和我们沟通了,其他的不说,人家其他部门的,从原单位领回人到后面的各项事务的处理都是他们挂名的辅导员在帮他们亲自处理。

不像我们品管中心的人,从领回我们到现在,从来没有见过我们挂名的辅导员。甚至除了必须要本人出席的场合会派下属的课长来露个脸之外,其他时候所有事都是让办公室的行政来和我们说。

从来到Z城到现在,和我们的唯一联系就是每周都得交一份学习总结给原单位的行政,我强烈怀疑,如果不是他们每周都得写报告交给上级,他们甚至连这个每周唯一的“互动”都不会和我们产生了。

所以说真的非常羡慕文田方他们的原单位。虽然他很不幸的被和我一样分配到了金加二厂这个对我们不管不问的垃圾厂,但是好歹人家原单位很关心他们啊。

这么一说,我可真他妈的惨的一逼,妈的,原单位的人不管我,分配到的历练单位也是一个没人管的单位。服气了!别人的历练单位,不说别的,至少每周一次的见面会是一直在坚持开的,先不论他们开会能不能解决什么问题,至少人家给了一个发声渠道了。

不像我们,自从来了这个厂,除了第一次过来开了会,还有一次开了一个人资要求的见面会外,就再也见不到任何主管的人了。

这就算了,他妈的,下周一(10.11)又要开始全技员的考试了,其他厂都通知要考试了,就他妈的我们金加厂比较牛逼,马上考试了居然没有任何人通知我们!绝了,果然就是他妈的没人要了。怪不得劳资总觉得不对劲呢,人家都能坚持下来,就我们不行呢。妈的,人家原单位和历练单位都是至少有一个是在关心他们的,只有我这个是原单位和历练单位都对我不管不问!

昨天(10.08)我入厂以来第一次主动提出不想加班了,想下早班了,今天(10.09)也不想加班了。

因为我终于在前天(10.7)提出了离职的想法。

起因是郑亚希在7号早上去上班的路上突然对我说,跑路吧,我和你一起去贵阳。

我问他,真的吗?他很确信的说真的,我进车间就给组长说。

我知道,这可能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7号晚上下班后,我就给组长和课长说了我要离职的想法,组长和课长在听说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尊重我的选择,也希望我能够找到自己想要的,多去试试多去闯闯。

当天晚上回去我就立即联系了Z城和J城的人资。

Z城的人资在第二天(10.8)就让我过去面谈了,而J城的人资今天才同意我的微信好友申请。

Z城人资在面谈的时候是让我和郑亚希一起过去的,起初我们用的都是同一个理由,打算辞职后准备考研。但是被人资的一顿狂说狂劝,已经说的我看郑亚希都有动摇的意思了。

但是还好,见考研这招不太行,郑亚希给我来了一个神助攻,把他的手机里面安装的我开发的APP给人资的看,说其实他一直都有坚持的爱好,也一直都有自己的目标。

我也就顺势接下去说其实说考研只是一个借口,我真正的目的只是为了辞职然后重新找一个工作换行。

我不想继续待在制造业了,而且我也供出了我辞职的最底层原因,因为我被调岗了。

然后人资的就先是表示这个事情他们会向上级主管反馈调查的,因为不止一个人反映他们现在所在的岗位和当初面试时不一致了。

然后又反问我,明明都是可以解决的事情,我们给他们人资说一下,他们人资可以协调给我们解决啊,为什么一定要一遇到事情就只想着离职呢?

我就说了三点:

一、我当初面试的岗位甚至不是这个事业群的,恐怕你们也无法解决吧。

二、我之所以进富士康只是因为我的专业不对口,找不到计算机相关的工作,刚好富士康愿意招我进来做软件开发,我就接受了它并准备用它做跳板。(当然我表达的没有这么直接)。

三、既然富士康在我一来就给我调岗了,我就没有再待在这里的必要了,就算你们人资的权限真的这么大能给我调回到软件开发的岗位上去,我也没有任何兴趣了,我现在只想尽快离开及时止损了。

而且只要一想到我历练结束后的岗位我就压根提不起任何兴趣去学习,别说是主动去学习了,就算是你们逼着我去学我也完全不想学,每天就是在混日子,能混一天是一天,这样混下去,我人早晚给我混废了,而且这样对公司也没有任何好处。

人资又给我扯了一堆有的没的。

反正我都是点头表示同意,然后说你说的这些问题我都已经考虑过了,离职已经是我综合考虑过后最好的一个选择了。而且我现在离职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慎重考虑的结果,肯定不可能是今天干活干的不爽了,突发奇想就来找你们说我要离职了。

谈话结束后,人资的三个主管都说,我离职看来是真的想好了,可以给我办,但是郑亚希的话,他们真的建议他还是再好好想想。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也还是说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考虑考虑,今天不是周五嘛,周六周日休息,等周一他们再来找我们,然后再看看我们的想法,到时候如果还是确定要离职,他们再给我们说怎么走流程。

回车间后课长问我见到部长没,部长说要找我谈话,我说没有,刚才是人资的找我面谈呢。课长也很疑惑的问,为什么人资的会知道你要离职的事呢。我就说我是先和人资的说的。(其实并没有)

下午的时候就是部长来找我谈话,相对于早上人资的谈话,他的风格真的是完全不一致。而且我下午表现的特别差,总觉得要被他说服了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一回到这个车间就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整个人都变得不自信了还是咋了,差点就被他的思路带着走了。

反正部长的谈话技巧就是问你想要离职的原因,然后在我说出我想要离职的原因是因为我想要换行去搞计算机方面的活后(因为早上和人资面谈用的考研的借口漏洞太多,被人资“批”的“一文不值”,所以这次我索性就说了真正的原因),部长就开始疯狂的贬低这个行业,唱衰计算机,然后吹嘘制造业,吹嘘富士康。

又一直说他从看我的第一眼开始就觉得我是个适合做管理的人,然后就一直说我性格怎么怎么样,有什么什么优势,怎么怎么适合做管理了。听的我一脸懵,我?管理?你确定你没看错人?还是说你为了留住人已经不惜睁眼说瞎话了嘛?估计他也是看出我满脸不信的表情,疯狂的说我不骗你,我不骗你。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总而言之,部长的谈话技巧就是通过贬低你的辞职理由,然后再给你画饼(疯狂说菁干班这个平台有多好,从上级都下级都多么支持菁干班,我就应该抓住这个机会之类的),再穿插一些什么男人要怎样怎样的鸡汤来疯狂的试图说服你。

有一说一,我不知道部长怎么看的,反正如果是我自己看我自己话,我感觉我这样子应该是离职意志不坚定,还可以挽留的样子。

之后就是在车间无所事事,因为我前一天晚上在给课组长说我准备离职了之后,还说了我不想再带线了,今天(10.8)来了车间又强调了一遍,我不带线了。

但是组长也没说让我干嘛,只是说现在所有的工站都已经有人了,你也没事做,不过也没事了,你就在这里帮忙抱抱托盘就行。

说是让我帮忙抱托盘,实际上我压根就没有事做,因为这个车间已经是稳定运行的车间了,怎么会有空闲的托盘轮到我来抱呢?所以实际上这天我是一直站着发呆了一整天。这样让我真的很难受,所以就有了上述所说的我入厂以来第一次主动提出不加班,想下早班的情况。

不过说实话,这个组长对我真的非常非常照顾了,我估计我是整个菁干班最早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开始带线的人了吧,这全都得益于这个组长对我的照顾,以及恰好这个班组少了一个线长。

我还是从部长和我面谈时才知道,原来让我带线这个事是组长找部长说了之后才让我带的,也是从课长口中才得知原来这个组长每天下班后还要去跑外卖挣钱,这不禁让我想知道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我带线时没少犯错,每次去找他他都会和蔼的对我说,没事没事,然后其实暗地里都已经替我处理好了。

虽然现在已经肉眼可见的可以看出他对我的恨铁不成钢,对我的失望。

或许我这辈子真的一直都在让人失望吧。

对了,昨天(10.08)有人来找我考作业员的实操考试了,我就是服了这个厂了,我事先居然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这次来考核的显得有点草率,并没有人资的人过来,来的只是一个PQE的人,算是个“本家”了。

本来这个PQE听说我已经准备走了,就问我要不要继续考试?我还在犹豫要不就不考了吧,结果看到品管组长一直在对我使眼色,我就还是硬着头皮说那还是考吧。

然后,按照挂的岗位,我应该考外观检验。但是实际上我压根没做过这个岗位。

好在我之前看过这个检验主要检什么,其他的不敢说,反正我的操作手法是100%不正确的,不过我在考试的时候,品管组长和课长都在和PQE聊天,分散他注意力,压根没人看我怎么检验的。

我还以为,也就三盘(24片)料,怎么可能会有异常料,结果居然在最后一盘真被我检出了一片异常料。

这样至少不会太尴尬了,然后品管组长开始查验,说我打出的异常料确实是有异常,没问题,然后就开始检查有无漏检的。

虽然她最后还是说没有漏检的,但是我分明听到她在检查到其中一片时小声嘀咕了一句有漏去刀纹的,不过她也没有给考核的人说。

因此,我的作业员实操就这样草率的合格了。

之后课长就说,你看嘛,所以让你还是考吧,虽然你要走了,但是你现在实操过了,出去不是更有面子嘛。而且负责考核的PQE和品管都是互相认识的人,大家都心照不宣,该照顾的都会照顾,该安排的都会给你安排好。

说到这,前几天没记录日子发生了什么,我已然不记得了。只知道一直都在带线,一直都在三番五次的犯错,一直都在被刁,一直都在被员工瞧不起,一直都在被员工们在背后议论。

反正不管我做什么,总会有一部分员工或者主管或其他人不满意。

就是干啥都会有人不高兴,里外不是人,干啥都有错。

暂时不想回忆那些天都发生了什么,就用一些截图代替吧。

不好的回忆就让他随风而去吧。

1.jpg

「后注:和我说话的是臧冠希,她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指她向工会举报了她自己的课长,且她非常刚,每天都在和自己直属上司“吵架”,并且某次吵上头了,出车间反手就把自己课长举报了」

2.jpg

3.jpg

4.jpg

「后注:上图是臧冠希找夏婷,说我们部长因为夏婷的辞职被降职了,夏婷觉得不可思议,于是问我是不是有这一回事,毕竟他被降至恰好出现在夏婷离职后,不得不让人怀疑。」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